小黑妞资产小黑妞资产

 

黑妞视野

Our vision

资管新规“去通道化”思路明显 期货资管转型迫在眉睫

2月21日,由央行牵头、一行三会共同参与制定的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《征求意见稿》)流出,在资管圈引起强烈震动。这份被形象称为“资管大一统”的《征求意见稿》主要内容共30条,核心包括去嵌套、降杠杆、减通道、破刚兑等。
 
作为大资管行业的“新兵”,期货公司资管业务也在其影响辐射范围之内。2月23日,有消息称,“期货公司将回归期货主业,不再开展资管业务”,在期货资管业界激起千层浪。
 
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获悉,目前中国基金业协会并未收到相关通知,期货资管产品备案仍在正常进行。中国期货业协会内部人士也在会员交流群中表示,资产管理业务是期货公司的一项基本业务,也是《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》许可的业务范围。
 
“目前没有确切消息。我们分析,彻底叫停期货资管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全面收紧涉嫌通道业务的产品类型是板上钉钉。”一位券商系期货公司资管部门负责人向记者分析表示,此前期货资管80%以上依赖通道业务,缺乏主动管理能力,在当前的监管思路下,期货资管去通道化是大势所趋,相关公司也急需加快战略调整的步伐。
 
通道业务高占比
 
多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《征求意见稿》影响深远,新政一旦实施,各类机构的经营运作都将回归主业,跨机构的通道类业务将会逐渐消亡。作为大资管行业的后起者,通道业务占比高,始终是困扰期货资管行业的一大问题。
 
2012年,《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》开始实施,首批18家期货公司获得资产管理业务试点资格,期货公司得以正式加入大资管行业。2014年末,《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管理规则(试行)》正式发布,明确允许期货公司及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,期货公司纷纷申请资管牌照。
 
记者梳理发现,也正是从2014年开始,期货资管规模得以实现高速增长,但相较起券商资管、公募基金、基金子公司和私募基金等资管行业的“老大哥”而言,其体量依然很小。
 
中国基金业协会统计数据便显示,2014年底,整个期货行业资管规模仅124亿元,至2015年底跃升至1045亿元。2016年商品牛市之下,期货资管继续高歌猛进,截至2016年底规模达2792亿元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绝对规模有明显提升,2016年底,期货资管规模占整个大资管行业规模仅为0.53%。
 
“整个期货资管业务绝对规模小,通道业务占比应该在八成以上。一些期货资管计划会嵌套投其他资管计划,变相实现通道功能。甚至一些路子野的公司会把这种产品做成民间融资,这类产品和行为实际上都是违规的。”前述资管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 
国金期货原首席经济学家江明德也表示,“现在大部分期货公司把资管业务还是作为经纪业务的一种手段,所谓固化的经纪业务,以此来争取公司权益的扩张。也因为这样,期货公司资管业务总体是一种通道业务。”
 
新湖期货资管业务负责人林惜则认为,期货资管通道业务占比高,与期货资管起步晚、获取资金方面不具备优势等因素有关。“以前期货公司多以经纪业务为主,资管业务的人员架构,业务开展都需要时间积累,劣势非常明显。”林惜同时认为,期货资管在大资管行业中规模占比低,影响面较小,监管层为了“去通道”而直接叫停资管业务的可能性不大。
 
前述资管业务负责人也告诉记者,经公司与基金业协会沟通,目前基金业协会没有接到相关通知,期货资管产品备案情况还在正常进行。而中国期货业协会内部人士傍晚也在一个会员交流群中针对23日的传闻表示,资产管理业务是期货公司的一项基本业务,也是《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》许可的业务范围,请各会员不要传播不实消息。
 
据记者了解,目前,对于期货公司及期货市场的监管分为三个部分。对于期货市场的政策法规以及期货公司的牌照由证监会期货部负责,期货公司自律管理以及资管子公司等机构备案划归中国期货业协会,而开展期货资管业务的各类产品备案则是在基金业协会。
 
转型迫在眉睫
 
尽管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监管层彻底关停期货资管的可能性不大,但无可否认的一点是,在目前“去嵌套、降杠杆、减通道、破刚兑”的监管思路之下,期货资管去通道化,做出战略调整迫在眉睫。
 
“在2014年出台的《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管理规则(试行)》里,监管层已经把通道业务从讨论稿里去掉了。也就是说从一开始,监管层就不鼓励、不认同通道业务作为期货资管业务的一部分。”前述资管业务负责人称,在此次的监管新政下,通过产品嵌套盲目放杠杆等行为势必要被叫停,通道业务会出现天然收缩。
 
除此之外,记者还了解到,期货资管开展通道业务,也因先天的劣势而困难重重,难以实现规模的大幅增长。从依赖通道业务的旧模式中转型,不仅是为了顺应监管思路的调整,更是自身业务发展突破的必要条件。
 
“首先,我们没有办法拿很多银行的资金,因为银行资金大多要求保本保收益,这类产品我们至今没有备案成功的记录。其次,我们很难找到符合’3+3’条件的投资顾问。他们一旦符合了合格投顾的条件,就会成立私募主动发行产品,并不愿意用我们的通道,给我们管理费、增加自己的成本。我们要做,只能打价格战,但这不是长久之计。”一家排名靠前的券商系期货公司副总告诉记者。
至于期货资管转型的方向,林惜表示,金融衍生品是期货公司的专长,资管业务有必要多在衍生品一端下功夫,提高主动管理能力,同时和实体结合。“我们现在抓得紧的是商品ETF,打通期现的产品。我们很愿意配合交易所、公募等去做这方面的努力。”林惜说。
 
期货公司应该回归本源,做好做强风险管理业务,特别是现在商品期权就要上市了,对期货公司而言,期权实现风险管理功能的成本更低,效率更高,方式更简便,市场受众更广,应该好好利用期权这个工具,做出企业的特色。”江明德认为,现货—期货—期权这条完整的业务链条值得期货公司探索和开发。
 
前述期货公司副总则表示,公司自去年“资管新八条底线”实施以来,已经进行了战略调整,去通道化是一个很明晰的方向。“私募的市场还是非常庞大,期货资管的主动管理产品不一定是直接投向二级市场的证券、期货、期权,FOF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向,也是我们的重点发力方向。”
 
“发主动管理的产品,深挖衍生品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但这个的重点在于期货公司要有高质量的投研人员配备,而人才问题恰恰是期货资管发展主动管理最大的痛点。”上述副总表示,期货公司在整个市场的薪资竞争力较弱,留不住特别优秀的投研人才,公司之前也有过优秀团队被券商、私募等挖角的经历。